管涛:金融供给侧改革亟需解决三大结构性失衡,人民币破7增强投资者信心

栏目:资讯 编辑: 时间:2019-05-06

     8月31日,在2019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分论坛上,武汉大学博导、国家外汇管理局国家收支司原司长管涛指出,中国需要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前亟需解决直接融资占比过低,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资金配置大量流向地产

8月31日,在2019中国500强企业高峰论坛“保险业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分论坛上,武汉大学博导、国家外汇管理局国家收支司原司长管涛指出,中国需要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前亟需解决直接融资占比过低,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资金配置大量流向地产和基建领域三大结构性失衡问题。

他认为,人民币近期破7有利于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扩大货币政策的空间。

论坛上,管涛指出,中国需要从金融机构的资金供给、融资渠道和资金运用的有效性几个角度来同步推进一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以下三大问题:

第一,从融资结构来看,直接融资占比太低,中国社会融资总规模的存量中信贷的比重占到70%,如果加上银行通过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发放的资金,银行渠道提供的资金占比达到了将近80%。如果考虑到银行配置企业债、地方债些资产,实际上银行体系的资金来源对于整个社会融资总规模来讲还是占了主导的地位。

第二个结构性问题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小微企业在整个融资里占比不到20%,现在更强调改变对所有制的歧视,为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第三个结构失衡表现为资金的配置大量流向地产和基建领域。在2011年以前,银行贷款投放里,基建和地产的投放占比达到将近30%,现在降到了25%,但还有四分之一,下一步要通过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解决资源配置的失衡问题,减少对投资驱动的依赖。

此外,管涛指出,在当前金融机构以大型银行为主导的基本格局下,应鼓励和发展中小银行,应该通过引入更多的金融中介主体来提高金融效率。

同时,要进一步疏通货币传导机制。“过去一讲逆周期调节,大家关注的就是准备金率的调整、存贷款率的调整,今年将更多转向疏通货币传导机制。”

8月份汇率市场最大的一件事就是人民币汇率的交易价和中间价先后破7。管涛认为, 这一变动意义重大。

第一是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扩大了货币政策的空间,提高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如果汇率受限的话,货币政策容易受到汇率或者资本流动的掣肘。”

第二个意义,在于汇率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如果汇率无法市场化,政府肯定一会防流入,一会控流出,实际上是会影响企业的经营活动的。”

第三个好处是,由于货币的弹性增加,有助于整个外汇市场的发展,下一步监管部门将考虑扩大外部市场的参与主体,丰富交易产品。如果汇率没有弹性的话,这些改革就永远无法推进。

管涛指出,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增加,有助于增强外汇投资者对人民币的信心。“国际投资者就怕你用行政手段控制汇率。现在有人讲,看到人民币一直在下跌,这应该是资本流出导致的,其实不是的。我们看到,人民币破7以后,除了第一个星期是净流出的,第二周、第三周都是净流入的。”

上一篇:好消息!明年底,杭州“二绕”杭绍段建成通车,途经大江东
下一篇:21视频丨河北自贸区曹妃甸片区挂牌:聚焦大宗、港航、能储等产业,推动环渤海加速崛起
相关文章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